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也许是距离所形成的传奇火龙洞的坐标,幻境

        探测器探测到嘟嘟我本沉默哪里玩穿隐身服的精英战士了吗?不,要是那样,空中的灰尘肯定早就将它的行迹败露了。没人活动。将军低声道。 约翰看见了它们。他把它们全看在了眼里。 他之前没发现它们,是因为他以为那是空中波动的烟雾和灰尘,也许是距离所形成的幻境。他没料想到这么多的圣约人竟可能如此安静。十二级走廊环绕着这所巨大的房间,每一级都站着圣约人部队的士兵。聚集在阳台上的有正在砰砰打开能量护盾的咕噜人与豺狼人,有咆哮的精英战士,还有几对猎手,它们手中的核子炮绿光闪闪。成千上万枝等离子武器充能的呜呜声像蝗虫一样遍布空中。

         没人移动,没人呼吸,除了洛克里尔,他长呼一口气,发出最痛彻肺腑的咒骂。 约翰想数清它们的数目。一定有几千个——每一级。但可能还更多。它们甚至用不着瞄准,只管扫射,就能用针弹与沸腾的能量填满这片空间。 他们已来不及钻进背后的隧道——走到半路就会化成蒸汽。一对猎手怒吼起来,它们举起核子炮稳稳地瞄准约翰与他的队伍,然后扣动扳机。顷刻之间,这群外星士兵万枪齐发。 时间;日期记录错误\估计为军历2552年9月23日0640时 波江座ε星系边缘,俘获的圣约人部队旗舰无尚正义号上。 无尚正义号出现在一片欧几里德与爱因斯坦都没算出的区域中,人类错误地把它称为跃迁断层空间。它的大小不断变换,根本没有空间断层可言。飞船被一大堆冰晶所包围,已有上千年历史的冰晶,在融化后复又冻结成精致的网状几何图案。无尚正义号的航行灯散射在这些晶粒上,形成一团微光闪烁、轮廓分明的光晕,这使科塔娜想起了哈尔茜博士放在桌上的雪球:三厘米高的马塔角峰①,上面还有一个正在攀登的微型瑞士登山者——它们被强烈的微型暴风雪刮得不停旋动。 她周围冻结的奥尔特云②要比哈茜尔博士的雪球大得多,但它依然非常迷人,好像是深不可测的跃迁断层空间为欢迎她的到来而布置的景致。 「① 海拔4478来,位于意大利与瑞士边境的阿尔卑斯山上,以特殊的三角锥造型而闻名。